忧伤故事

生命的立起
发表时间:2019-10-21
  一只很小的虫子,能在没有水分的茫茫大漠一代代保留繁衍,我烦闷它们靠什么在世?看了电视上的一个自然类节目,让我再一次惦念起这些小生命,并对它们生出几分崇拜来。

  生命需要氛围、阳光和水分。戈壁里有阳光,也有氛围,但没有水。然而,戈壁里却有生命,这是自然的古迹,也是生命的古迹。

  这是一个自然的故事,也是一次“有组织有预谋”的求水勾当,它产生在一种极其眇小、极其卑微的小生命的身上,它们天天都要反复着这样的劳作,靠这一滴小水滴一次次地将本身的生命垫起,再垫起!我不太喜欢用其他生命的故事来变幻人类的行为,也不善于用一种简朴的自然现象来启迪人类的精力,但这次差异,我已经不自觉地把小虫的故事看作是一个童话,把“它们”界说为“他们”和“她们”,像在月下讲给孩子们听的童话,有如《三只小猪》和《小马过河》,这一切好像与人无关,只是在人类保留之外,另一种魂灵在播种,它不会有怒吼的声音,也不会有清新的气息,不会让人痛,也不会让人快,它就只是一群虫子和一滴水的故事。但在孩子们眼里,小猪和小马就是我们的邻人,小虫也是。
  清晨,小虫们早早起床,打开房门,一只接一只地从沙丘底部的家爬上来,在沙丘顶上排队,一大排地立起身子,把它们平滑的背甲对着同一个偏向,在太阳还没有升起的时间,会有一阵清风从这个偏向吹来,拂过沙丘的外貌,最后,爬上小虫的身体。风渐渐地来,小虫长时间一动不动,在它们的背甲上也暗暗地凝起了水珠,这是晨风带来的仅有的一点潮湿,水珠越聚越大,它们彼此融合,终于,成了一颗水滴。水滴从小虫的背上流下来,流过它的脖子、脑壳、鼻子,最后,流到它的嘴边,成了这只小小的甲壳虫一天赖以维系生命的甘露。
  自然眼前,打动是多余的,所谓坚韧不拔,所谓固执自信,小虫都蒙昧,但人有知,所以就有了一句——天地有大美为不言。人世间可以忽略的对象太多了,可以发明的对象太多了,因而,溘然的发明就会让人欢快打动和自省,一切都不再多余。小虫就仅仅为了一滴水,一滴要活命的水,悄悄地在沙丘上立起,人呢?
  我伸手摸摸本身的脊背,但愿能发明有水流过的陈迹。
www.e55.com